如水的徐博士

徐博士到现在都不知道,我,是故意认识她的。

最开始是徐博士家的小公举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美国的好多中国小孩通常宠得没了样子,动不动就躺在地上,或者跟老师大吼大叫,可徐博士家小孩,第一次见他像个小绅士一样的帮我拿东西,文绉绉的跟我说话,我一下子爱上了这个小绅士,他在阳光下看书的专注,做作业时的思路清晰,打篮球时的闪转腾挪,我开始好奇,这样好家教的小孩,一定有出色的父母。

我开始每天在放学的时候注意来接他的父母。第一次看到的是小孩的爸爸,典型的湾区程序猿:不爱说话。本来以为发现了新大陆,结果让我很失望,不过和湾区千千万万的程序猿家庭一样的boring。(对程序员没歧视啊,别拍砖。)

见到徐博士的第一次,也没有任何特别,我早就做好了功课,早就从小公举哪里了解了关于徐博士的基本资料:心理学博士,上海宁。博士嘛,对于我这种没文化的人来说,都是被归类到科学家一档的,逼格很高的。当然科学家在我这儿的潜台词就是,不接地气和傲慢。

徐博士和我的初次聊天,是从传福音开始的。当时我的老板是个台湾人,湾区某个大教会的小头目,人嘛,傲慢无礼的要命,每天拿腔作调的,让我开车去接小朋友还不给上保险,这个虚伪的中年女人让我对教会失望到了极点,愤然再也不去那个出名的大教会。徐博士倒是个难得的爽快上海人,没有任何说教,没有任何推销,跟我说,要不你去我家的小组试试好不好?哈哈,太好了,机会来了,正中下怀,我的目的达到了,哈哈哈。

就这样,我和徐博士认识了三年,中间除了每次去小组中规中矩的bible study,我和徐博士没有一次说话超过10句,没交过心,更没啥刻骨铭心的友谊,加上我有记脸困难综合征和博士恐惧症,我甚至连徐博士老公姓啥每次都要想好久。

徐博士的一锅鸡汤温暖了我2014的年冬天……

2014年的冬天,我的两颗后槽牙烂到了不能不治疗的程度,医生说为了保留住两颗牙,必须做根管治疗,两颗牙,一颗在老美牙医那里做的,一个在老中牙医那里做的,中间相隔两天,老美做的根管治疗,虽然过程很恐怖,像在731部队,钳子,矬子都上了,但做完没有发生恐怖的疼痛。还是可以吃个面包的。在老中牙医那里做的,就没那么幸运了,做完的晚上,我正准备吃晚饭的时候,疼痛排山倒海而来,就像曲婉婷的歌里唱的一样没有一点点防备,也没有一丝顾虑,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,带给我惊吓……

整整十天,每天4颗Ibuprofen,我从开始新奇的体验牙疼,到第十天的时候,被折磨的几近疯狂状态,十天来,我几乎没怎么吃饭,没怎么睡觉,头发乱的像爱因斯坦,在ibuprofen也不能在控制我的牙痛的时候,我再也不能忍受了,我去找了牙医,希望他有灵丹妙药。

我的老中牙医是原来北京口腔医院的,技术还是过硬的,他给我讲述了我为啥那么痛的原因,因为感染在牙槽骨,他在做根管治疗的时候把药推到了根管的底部,于是才会造成这样难忍的疼痛,当这个帅牙医跟我伸出三个指头,告诉我我还要疼三天的时候,我彻底崩溃了,真的崩溃了,我扑倒在牙医怀里,咧着大嘴哭了起来,哭得惊心动魄,什么形象全不顾了,帅牙医被我哭懵了,不知所措,一个劲的道歉,说:“姑娘,对不起,对不起”助理也捏呆呆站在一旁发愣。刚进来的患者看到这一幕也愣住了,估计以为小三怀孕来逼宫了,要不怎么一直说对不起呢。多年以后,我想起这一幕,还是很感谢那位牙医的医者父母心,因为我足足抱着医生大腿哭了五分钟,五分钟里我把这辈子的伤心事都想起来了,single mom的艰难,别人的冷眼,想念的父母和未可知晓的未来……

回来的路上 ,发了个朋友圈:你若不疼,就是晴天。

徐博士在我绝望的时刻,送来了一锅鸡汤,徐博士的善解人意总是在这种时刻显现出来,因为牙疼没办法咀嚼,喝点鸡汤总是能回复一下体力的,妈妈倒下了,小朋友怎么办?

徐博士一如既往的没有多说话,她给了我长达一分钟的拥抱,这拥抱和那锅鸡汤一样,多年以后仍旧唇齿留香温暖我心!也因为徐博士,我愿意相信上帝是爱我的,因为你能在她身上体会到上帝给予她的柔软和坚强,谦卑和柔和,那晚我睡了个好觉。

时间流转,到了我要去boot camp的时候了,我对未来的恐惧每天一点点增加,回头看那时的朋友圈,我仿佛在交代后事,跟教会的姐妹拜托说,请帮我照顾我的儿子,我唯一的儿子,他还那么小,每天躺在我身边听故事的小孩,一下子我要离开大半年,我有一万个不舍,一想到要离开这个可爱的孩子那么久,去一个未知的地方,做未知的事情,恐惧就抓住了我的心。

要去boot camp的时间如期而至,我不知道未来等待我的是什么?我带着激动和不舍踏上了去芝加哥的旅程。NAVY,听起来很拉轰的名字,我要挑战自己了,做从没做过的事,做从来不敢想的事,和美国的18岁小孩一起接受训练,时年我已30岁……

到了boot camp的第二个星期,我就傻眼了,NAVY是一定要考游泳的啊,我特么的不会游泳!这辈子没游过泳!

加上英语很不好,instructor在做考试展示的时候,我看傻了,一直在神游,并且问了一个无比傻逼的问题:这个游法要考吗?instructor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我一眼,说:你以为呢?我的亲娘祖奶奶啊,我以为你们在给我演示NAVY有多强大呢,让我跟着骄傲骄傲呢!我的白毛汗啊,撒了一地!

我开始了每天4:00起床,游泳的训练,在芝加哥最冷的冬天,可以把人冻死的游泳池里,没有游泳镜,水温保持海水温度,一下水,就抽筋,每天我的头发都是和黑人一样冻成冰棍儿,一根一根的非常分明。

我从开始每天努力的学习训练,到开始绝望……

在boot camp里一切回到原始世界,没有一切电子设备,不可以和外界联系,唯一的方式是letter,第一次看到我儿子写的信,我躺在我上铺,哭的不能自己。

他写道:Mom, I am so proud of you! I am NAVY’s son.

徐博士的信,每次都很简单,比如:家里很好,我帮妈妈买过菜了,这平淡的一封家书,仿佛是穿越了烽火狼烟的古代寄来的,让我感到无比的平静,让我终于明白,家书抵万金的意思。

徐博士的每封信,都让我可以安心,比如,儿子感恩节来我家了,他玩得很开心。儿子在教会和小朋友玩得很好。每次我在boot camp昏暗的红色灯光里,一边流泪,一边把信放在心口,希望我跳动的心脏,可以传递这温暖给我的儿子。

有一天,当我再次看着黑着不见底的游泳池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,今天这水就是徐博士,看上去很冷,但你要相信水,它便会托住你,trust is everything!

那天,我以为游了一辈子一样长,每次float睁开眼睛,我就想起温润如玉的徐博士,我在心里跟水说,I trust you hope you can trust me too.

那一天,I have peace with water: I graduated ! I am a proud sailor!

时间过去了很久,徐博士的信我还保留着,也许这是个信任的故事,也许这是个关于爱的故事,也许这是个关于坚持的故事,这就是我和徐博士的故事……